訊息/活動

   首頁  >  訊息/活動  >  新聞訊息

神筆丹青 - 郎世寧素材主題包

刊登日期:2015-08-04  |  資料來源 : 國立故宮博物院 X 資策會(MIC) 數位典藏經紀授權中心
無標題文件

神筆丹青-郎世寧素材主題包


引言 


      歐洲在十六世紀向外擴張,東西雙方因商業的頻繁接觸以及宗教熱忱所需,

許多西方美術品藉此引進入了中國。 


      一向被認為是西洋畫傳入中國最早的文獻。到了清朝,西洋傳教士對於中國

和西方的文化藝術交流,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他們直接任職宮廷繪畫,遂成為當

時藝術的重要特徵之一,雖然沒有改變整個大傳統,卻為中土開起了 「新視界 」

眾多西洋傳教士畫家中,以郎世寧來華五十一年,時間最久,他的畫技高超

這股「西洋風」傳入的風潮中,成為最具影響力的畫家。


關於郎世寧生平 


      郎世寧,原名Giuseppe Castiglione,西元 1688 年7月19日誕生於米蘭,他

生的家庭具有耶穌會的背景。西元 1707 年,19歲時,在熱內亞加入耶穌會,

開始他的見習修士生涯。


      西元 1714 年,郎世寧受到耶穌會耶穌會傳道部的派遣,前往中國傳教。西

元 1715 年抵達澳門,依照當時的習慣,他開始學習中國的語言與生活習慣,並

在這時候採用了中國名字-郎世寧。同年的 2月22日,他到達北京,居住於當

時葡萄牙教士的住所東堂。透過西洋傳教士馬國賢 ( Matteo Ripa,1682-1745 )

 的引,郎世寧由清聖祖召見。之後,郎世寧被允許進入宮廷,成為一位專職畫

家,中國皇帝服務。


      在他停留中國長達 51 年的期間,經歷了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 郎世寧

僅是一位出色的畫家 , 同時也是一位優秀的建築和工藝設計師。在雍正朝,郎

世寧幫助年希堯出版了一本著作 《視學》 ,在中國公開介紹西洋透視學的原理與

方法。


      西元 1747年,清高宗因看見歐洲 〈噴水圖〉 感到新奇,就命令郎世寧推薦人

,興建噴水池。郎世寧推薦了蔣有仁 (Benoist) 擔任這項工作,而他本身亦參與

欄杆等建築設計。


      雖然郎世寧本身是一位藝術家,但是對天主教的傳教事業也不遺餘力,多次扮

護教的角色。西元 1736 年及 1737 年,發生了兩次禁教事件,最後都是郎世寧

利用高宗參觀他作畫時,當面請求而獲禁解約,《 燕京開教略 》便稱:「 郎世寧

言之功,有勝千百之奏疏。」


      郎世寧受到乾隆皇帝的榮寵,應以西元 1757 年他生日時,所舉行的儀式最俱

代表。根據艾啓蒙事後追憶: 


郎世寧在圓明園晉謁太子,賜頭等絹六匹、朝服一領、瑪瑙一環、宸筆所書漢文

字頌辭,及其他種恩賜。


      西元 1766 年 6月 10日,郎世寧病逝北京,高宗頒旨,墓誌銘的中文部分寫

: 西洋人郎世寧,自康熙間入值內廷,頗著勤慎,曾賞給三品頂載,今患病溘逝,

念其行走年久,齒近八旬,著照戴進賢之例,加恩給予侍郎銜,並責內府府銀三百

兩,料理喪事,以示喪事,以示優恤,欽此。


      郎世寧生前以傳教士名義來華,從事繪畫工作和推動中西藝術文化交流長達51

年,最後在中國結束他傳奇的一生。


作品賞析

百駿圖 卷
故畫000916
94.5 x 776.2 cm


      這是郎世寧的前期作品。在長達七公尺的長卷上,描繪著秋季牧放馬群的景象

。姿態各異的駿馬百匹,遊憩在草原、林木之間,透過細膩的光影變化呈現出精緻

的寫實特質。從構圖上看,畫中雖一方面延續著中國牧放馬群的傳統圖式,但又於

山水林佈置上充分顯露著西洋深遠效果,馬匹的大小也隨之而有比例的變化。遠山

石塊畫法,更異於中國傳統筆法,在林木上亦多堆疊顏料的處理。 


 

八駿圖
故畫000796
139.3x80.2cm 


      根據研究歸納,郎世寧作品在雍正年間多以仿宋體題款。此作雖無紀年,但從

左下角名款書風看,應該也是早期作品。本幅雖用中國傳統顏料作畫,但在馬匹、

人物和柳樹的表現上,卻融入西洋畫所注重的光影表現,很能顯示立體感。樹下牧

馬題材早為中國畫家所熟悉,但是郎世寧在構圖的處理上更加強調物象所在的空間

感,也為此種畫題增添許多新的西洋元素。


 

《牡丹》 


本幅為郎世寧「仙萼長春冊-牡丹」,畫牡丹迎風搖曳,色彩至為艷麗。並從寫生入

手,加入西洋光影透視技法,倍覺栩栩如生。


畫仙萼長春 冊
故畫001222
33.3x27.8cm 


      本冊共十六幅,分繪四時花卉,幅間並綴以巨石、翎毛、蟲草。 題材猶如皇宮

花園一角,景物莫不布置細巧,且賓主呼應得宜,色彩豔麗,可謂兼融中西畫法之

得傑作。


      

       《桃花》               《芍藥》          《百合纏枝牡丹圖》



    
      《虞美人與蝴蝶花》              《石竹圖》                《海棠玉蘭》


 

      

《黃刺蔍魚兒牡丹圖》         《紫白丁香》            《荷花與慈姑花》

 

 

      

         《罌粟》                      《翠竹牽牛》           《豆花稷穗家雀》 



      
          《櫻桃桑鳲                 《雞冠花》                     《菊花》



畫花底仙尨圖
故畫000798
123.2x61.9cm 


      湖石旁的桃花正盛開,樹下一隻棗紅色的小狗,前腿與胸部為白色,尾巴翹起

,頭略側向後方,似乎正在行進之中被其他事物、聲音吸引而停下張望,模樣十分

可愛。湖石、樹幹等也都是以光影變化來處理質面凹凸,小狗眼睛上的光影與毛色

光澤都有接近西洋光影處理的表現特色。畫上雖沒有紀年,但在雍正五年(1727)

檔案中記錄著郎世寧畫有「者爾得」小狗,「者爾得」滿文意棗紅色,或許就是此

幅。


清廷臣工獻名犬,使郎世寧作圖,共十軸,合稱十駿犬


 

十駿犬茹黃豹
故畫003736
247.5x163.7cm 


      駿犬圖十幅,此乃其中一幅,名為「茹黃豹」。茹黃豹為滿臣侍郎三和所進。

本幅以桐樹榴花佈景,桐枝上立一鵲低首鳴噪,駿犬躑躕行坡徑間昂首回顧,毛衣

悅澤,態貌如生。 


 

十駿犬暮空鵲
故畫003740
247.2x164cm


 

畫瑞麅
故畫003700
216.2x144.6cm 


      郎世寧在清宮的畫作經常與物品的「記錄」有關。畫中白色鹿的正式名稱為「

麅」是歐亞特有的一種小型鹿,體型比梅花鹿小,前肢短後肢長,耳朵、眼睛略大

,性情溫馴。此畫是乾隆十六年 (1751 )秋天圍獵時,由蒙古部族所進獻的麅。

據聞長壽之鹿,毛色才能如此純白;當年恰為皇太后六十大壽,是以作詩祝誦並圖

繪記錄。毛色以極細膩的筆法畫出,並有光影色澤的處理,頭略傾側,更添溫馴神

情。


 

 錦春圖 

故畫000956
169.2x95.2cm 


圖繪山澗溪流,二錦雞棲立湖石上,石旁雜卉、綠竹、靈芝叢生,寓「春光似錦」

之吉語。

 

 

十駿圖如意驄
故畫003717
230.5x297cm 


      乾隆時,邊疆藩臣進貢良馬一批,郎世寧奉敕寫生。幅中的駿馬為「 如意驄 」

,郎世寧在中國傳統畫法中,加入西洋光影透視法,色彩穠艷。駿馬的尺寸大小又

與真馬近似,生動逼真。


 

愛烏罕四駿 卷
故畫001049
40.7x297.1cm 


      乾隆二十七年(西元一七六二年)年冬,愛烏罕(今阿富汗)的首領愛哈莫特

沙顒遣使和卓密爾漢齏表貢馬。乾隆賜名曰:超耳驄、徠遠騮、月岀骨騋、凌崑白

。並命朗世寧作畫。畫中,每一匹馬不但角度各異,且以滿、蒙、漢、回四種文字

書寫其名及其尺寸,具有紀實的意味。

 

 

孔雀開屏圖
故畫003702
328x282cm 


      這幅描繪孔雀在花園中漫遊的作品,巨大的畫面尺寸,令人印象深刻。又在中

國傳統的「雙鉤填彩」法中,使用鮮艷的色彩,並加上西方繪畫光影透視的效果,

呈現出華麗的面貌,有著燦爛奪目的感覺。


 

聚瑞圖
故畫000803
173x86.1cm 


      此為郎世寧現存紀年最早的作品,距他來到中國大約八年光景。畫中描繪一只

青瓷弦紋瓶,瓶中插著並蒂蓮花、蓮蓬與稻穗等象徵吉祥的植物。雖自元明以來就

有這類祥瑞瓶花圖式,但此畫幾乎不見任何勾勒,色彩的敷設也極具光影效果,與

西洋寫生觀念較多符合。畫中青瓷瓶與台座均以詳實態度進行描繪,可以在清宮收

藏中追索真實對應的物件。


 

海西知時草
故畫000960
136.6x88.6cm 


      青花盆中的植物為含羞草。撫則合,踰刻而起。原產西洋,草名僧息底斡,漢

名知時草。花盆與木座描寫精細,不見光影的變化,而盆中之草的筆觸已相當中國

化,具備很明顯的水彩特性。幅上有乾隆癸酉年(一七五三)之御題詩,可知為郎

氏六十五歲之作。 


 

交阯果然
故畫000799
109.8x84.7cm 


      畫桃樹一株,自山崖邊斜伸而出,花葉盈枝,果實纍纍。果然攀枝欲上,似有

所顧,神態疑惑,觀物深至,傳神絕妙。交阯為清之藩屬國安南,乾隆二十六年(

一七六一 )安南王新立,是年累有進珍禽異獸,乾隆曾寫御製詩題詠此事,與畫中

詩同。時郎世寧七十三歲。 


 

畫白鹰
故畫000957
179.9x99.2cm 


      乾隆三十年(一七六五)新正,藩臣阿約爾進白鷹一架,郎世寧奉旨對景寫生

。白鷹猛鷙之性,虎虎若生,韝簾等物,亦描寫入微。本幅為郎氏紀年畫作之中最

晚的作品,時年已屆七十七歲。 


 

玉花鹰
故畫000800
143.8x78.1cm 


      郎世寧以光影分明的畫法畫出白鷹身上羽毛的光澤、及鷹架上不同質料織品所

造成的不同觸感,並把物像拉近觀者,只露出鷹架的局部,意圖製造出一種生動的

臨場感。 


 

瑪瑺斫陣圖
故畫001098
38.4x285.9.cm 


      乾隆二十四年 ( 1759 ) 清軍勇士瑪瑺跟隨右副將軍富德率軍在呼爾滿 (今莎車東

北 ) 平定回部叛亂,瑪瑺殲敵英姿煥發,奮勇衝殺,以三箭斃敵,後被敵所困,負傷

堅持抵抗,因其戰役的特殊表現,升為護軍統領。同年六月郎世寧奉旨為他畫臉像

後又畫了此張手卷。據乾隆二十五年 (1760) 《 養心殿造辦處各作成做活計清檔 》

記載,曾將「現畫瑪瑺得勝圖,著在紫光閣貼」。此圖捨去背景,以寫真技法生動刻

畫出瑪瑺及被射殺回部兵士形象。在藝術表現及歷史記錄上,均有極高的史料價值。 


 

阿玉錫持矛盪寇圖
故畫001099
27.1x104.4.cm 


      阿玉錫,新疆準噶爾人,有罪應剉臂,後轉向清廷投效。高宗聞其勇敢善戰而召

見,賜銀,擢侍衛。乾隆二十(一七五五年) 平定伊犁時,於格登鄂拉立戰績。高宗

為之作歌,七月命阿玉錫入覲,召郎世寧為之作持矛盪寇圖。

 

在中國美術史上的影響 


      雖然西洋風於清初便已傳入宮廷,然而真正促進西洋畫法與中國繪畫融合,發展

成熟的關鍵人物首推郎世寧。由於他的畫術高超,深受乾隆皇帝的喜愛,因此在宮中

享有崇高地位,相對地,對於中國畫家的影響也更為巨大。


      如果以郎世寧抵華西元1715年作為分水嶺,受到西洋風影響的中國畫可以分為前

、後兩期。前期可以焦秉真 〈畫仕女圖〉、冷枚 (春夜宴桃李園) 為例。後期則以郎

世寧與院畫家集體創作的〈清院清明上河圖〉、 〈親蠶圖〉為例。這組作品在光影、

透視等方面,雖然同樣受到西洋風影響,可是在畫面上呈現的色調則有明顯差異:前

期的色彩明顯不如後期濃重鮮豔。顯然郎世寧來華以後,在色彩的堆積、敷染色調的

一些技法對清宮的繪畫影響深遠,繪畫色彩越來越趨於濃郁甜膩,到了乾隆朝清宮繪

畫的這種畫風更加地明顯。


      在盛清宮廷中西繪畫交流和學習的過程中,從最初剛接觸西洋畫時,充滿新奇眼

光,到最後指派中國畫家認真研究、學習西方表現宮間的「透視法」與立體感的「陰

影法」或是新奇的媒材「油畫」,西洋畫的傳統逐漸融入中國繪畫之中,這也間接衝

擊或刺激傳統中國水墨畫的觀念與技法。在這波形塑清宮西洋風的過程中,郎世寧與

他的西洋傳教士朋友,都具有不可抹滅的功勞與貢獻。

 

作者:王耀庭
內文出處:《新視界。郎世寧與清宮西洋風》
授權單位:國立故宮博物院


延伸閱讀
神筆丹青 - 郎世寧素材主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