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活動

   首頁  >  訊息/活動  >  新聞訊息

刺繡主題素材包-奇針藝繡

刊登日期:2015-04-07  |  資料來源 : 鳳甲美術館 Hong-Gah Museum X 資策會(MIC) 數位典藏經紀授權中心

奇針藝繡

在中國刺繡發展的歷史長河中,總有一些作品從時代和歷史中脫穎而出,以其極特有的技藝風采,發出獨照後世的光芒。本次刺繡圖像主題為財團法人邱再興文教基金會鳳甲美術館所珍藏之中國刺繡藝術精選館藏38件。

縱觀此次刺繡圖像主題,其實就像在回顧一部精采的百年中國刺繡活史:幾十年時代刺繡的跌宕韻致在此彙聚。除了展現傲人的極致技藝,更具有無法重覆的高難度作品: 例如雙面全異繡作品〈西施〉即為珍貴之異數 ; 而浩浩然洋洋大觀攬數百房與上萬人物於一卷的〈姑蘇繁華圖〉,則浩大規模如上世紀中國刺繡藝術作總結般的令人嘆為觀止。

若再細瞧中國工藝美術國家珍品得主的湘繡虎、蘇繡貓等名作佳品,與九十年代如雨後春筍湧現的個體繡莊異彩紛呈的精微繡、戳紗繡、名畫繡。可發現,舉凡當代中國刺繡的藝人有什麼風吹水響動作、名世創造,鳳甲美術館必定聞風而動慷慨收藏。因此,此次鳳甲美術館精選,可說將倚極高層次的技藝風采和藝術構思之刺繡珍品,引導我們從歷史的長河中進入奇針異繡的綺麗世界。

 

 


八十七神仙卷

規格:31×427cm(卷軸)

原作:傳宋武宗元

刺繡:中國蘇繡藝術博物館

 

〈八十七神仙卷〉爲中國美術史上的名作,作者傳為北宋時期的武宗元,風格直追唐朝吳帶當風的吳道子。它描繪的是道教的帝君前往朝謁天上最高統治者的隊伍行列,由八十七個神仙組成。頭上有圓光的是南極天帝君東華天帝君,其他是真人仙伯、金童、玉女、神將等,全部行列中的人物有節奏行進。這是一列浩浩蕩蕩有道骨仙風的道教仙人仙女行列,畫家窮神極態地運用富有表現力的線描把這一切描繪得飄飄欲舉,栩栩如生,使作品成爲經典名作。

畫家善於運用長而流利的線條,描繪綢密重疊的衣紋,造成臨風飛揚的風動感。群仙的頭飾,手中所持的儀仗,以及儀態身姿,都有所不同,因而産生了豐富華麗的效果。人物形象的處理上,作品刻劃了帝君的莊嚴雍容,神將的孔武魁偉,尤其穿插其間的衆多仙女,濃黑頭髮下或秀潤或豐滿顧盼生姿的臉龐,更是頗具人間氣,或似天真無邪的少女,或似莊重沈思的少婦。宗教畫中的世界,說穿了是現實世界的反映。作品所塑造的諸神,其實是現實世界裏各種英勇、強健、崇高、恢宏、安祥、美麗、靜謐等等人類外形美和性格美的體現,加上儀仗、供品、煙雲、花草的氣氛渲染,構成一個莊嚴華麗的神仙世界。準確生動的用筆,富於節奏感的線條,統一中求變化的構圖,以及繁複畫面中的協調和諧,使作品成爲著名的古代傑作。

刺繡者的全部匠心,是運用同樣富有表現力的針線織就的刺繡線條,來表達原作線描的特有神韻。我們看到,原作特有的鐵線遊絲描的蘊籍感,被表現得不差分毫,物象間的高側深斜、卷褶飄帶之勢,惟妙惟肖。要知道,刺繡者並不是用一根根飄逸柔韌的繡線直接在緞底上平面擺放,而是用針和寸寸短線,刺進底料,以一節節針腳短線,連接成、組合成天衣無縫吳帶當風的飄逸線條。一根飛揚靈動的線條,往往由數十針、上百針乃至近千針短密橫斜的繡線織成,其間表現出的整體效果,絕不能有一絲一毫的猶豫遲疑或生澀,飄逸間還須出以頓挫轉折,真所謂出入無人之境,遊走自然,讓人叫絕。線描間的俯仰反側抑揚頓挫,主要靠遊針和隱針刺繡。遊針是利用各種接摻針(蘇繡稱套針),順序相互連貫的一種針法,它針腳宜短,不可稍有偏斜,急轉彎處尤見功力。這中間稍有差遲,整根線條便會有斷裂感,絕難飛揚靈動起來。此外,我們知道,繪畫過程中即便是沒有淡墨的白描,在繪畫者毛筆的移動過程中,隨著筆的輕重徐疾變化,其墨色亦會有一些或微妙或顯露的變化之處。要表現這些,刺繡者除了在刺繡線條的處理上,再現用筆的徐疾頓挫,還頗具匠心的運用了繡線的色階過渡。作品的另一奧妙在於,這雖是一幅單面繡品,卻以類似雙面繡的方法繡成。原因在於這種飛揚靈動的繡線遊絲描,假如置背面千針萬線的針腳於不顧,那麽裝裱後凸現的背面針腳,必然破壞畫面。面對這幅天衣無縫細密妥貼的傑作,我們移用清人鄭涔的《題宋人(白描十六應真圖卷)》的詩句「空飛隱顯誰能見,描摹精微世所傳」來讚揚,是恰如其分的。


姑蘇繁華圖

規格: 37×1244cm(卷軸)

原作:(清)徐揚

刺繡:蘇州中國蘇繡藝術博物館

   

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宮廷畫家徐揚畫《盛世滋生圖》,以長卷形式和散點透視技法,反映當時蘇州商賈輻輳,百貨駢闐的市井風情,又名《姑蘇繁華圖》,進獻乾隆皇帝,以贊乾隆盛世。這是繼宋代《清明上河圖》後的又一宏偉長卷,它比《清明上河圖》還長一倍多。

徐揚,字雲亭,監生,吳縣(今蘇州市)人,家住閶門專諸巷。擅丹青,又善繪地圖,乾隆十六年(1751),清高宗弘曆南巡,他因獻畫稱旨,入畫院供奉內廷。

畫卷長1241釐米,寬36.5釐米,紙本,設色。畫面自靈岩山起,由木瀆鎮東行,過橫山,渡石湖,曆上方山,介獅和兩山間,入蘇州郡城、經盤、胥、閶三門,穿山塘街,至虎丘山止。作者自西向東,由鄉入城,重點描繪了一村(山前)、一鎮(蘇州)、一街(山塘)的景物,畫筆所至,連錦數十裏內的湖光山色、水鄉田園、村鎮城池、社會風情躍然紙上。

繡成的《姑蘇繁華圖》繡屏,全長1244釐米,寬38釐米,由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顧文霞規劃指導,組織十四名藝人經多年努力才完成。顧文霞對藝術追求從來一絲不苟,特請文博專家爲藝人上課講畫,使繡工能理解畫意,體會精神。繡稿由六名畫工畫了一個多月,全部用細羊毫勾上去,其間,介尺線條豎直橫平,船輯樓閣造型嚴謹,人物點畫紋絲不亂,而山石樹木,則轉折分明。蘇繡藝人先後採用套針、散套針、虛實針等十多種針法,五百多種色線,精心繡制出作品,十分細膩地繡出了江南的湖光山色、田園村舍、閶胥城牆、古渡行舟、沿河市鎮、流水人家、民俗風情官衙商肆。繡面上計有不同橋梁五十餘座,舟船排筏近四百隻,市招二百六十多家,各式人物一萬二千多個。完整地表現了原作中氣勢宏偉的古城蘇州市井風貌,繡面平整,排針齊密,線光明麗,色澤淡雅,古色古香,具有蘇繡精細雅潔的傳統特色。

繡品開始,綠樹青山,院落參差,樹叢中有一廟宇,一旗高矗,旗幡招展,幡旗上繡有恭祝萬壽字樣,雖旗幡在繡面上幅面極小,但字迹清晰可辨,顯示了高超的微繡技巧。接下來,作品描繪了中市街西安橋的街市畫舫、大殿城隍廟景象等等。我們看到,三孔拱橋——東安橋,由於刺繡絲線的反光,其橋拱側面反而明亮起來,它與水面淺黛青恰成對照,由此慢慢上溯,一幅水面,由深而淺,竟變化多多,碧波萬頃而又留出塊塊空白,恰似微風拂過,水霧波光,刻劃得或被繡品底料及繡線的光色反襯得奧妙無窮,恍如自然。

爲了繡出看戲人們人頭擁簇的情景,據顧文霞介紹,光是人物衣服,就用了六十多種色線色階,窮神極態地把原作層次表現了出來。而且我們看到,這一大堆人物,整體色調不過是赭黛,稍有區別的是或向赭紅或向黛青的轉變。就在這相差不大的統一色調中求變化,數十種色線的各自區別將是多麽微妙。即以赫赭紅論,最紅又別於戲臺的腥紅。而我們還看到,這一濃裝豔抹的戲臺及人群在煙黛色的青山綠水中非常協調。

我們把目光再投向作品的主體——喧嘩市井胥門。這裏城牆逶迤,舟楫穿梭,街巷縱橫,房屋鱗次櫛比,故而公務往來,民間訴訟,水陸客商,四方貿易莫不會聚於此,呈現繁榮的景象。沿岸所設除一般店鋪,尤多船行、棧房、客寓、茶館、酒店、浴堂之屬。同樣市繡得歷歷分明的旗幡招牌上,我們也可以看到衆多的布行、還有珠寶、古玩、漆器、銅錫器、香燭、燈籠、磚瓦石灰、酒樓飯館等等。行銷商品除本地自造者外,有山東繭綢、濮浣寧綢、川廣藥材、雲貴雜貨、膠州醃豬、南京板鴨、寧波淡鯗、南河醃肉、東北人參、江西瓷器等。城前聳立著全城最高的建築物北塔,齊門內西北隅校場上比武演練的場面也歷歷可見。而衙門試院、宅第婚禮、摩肩人群,盡收眼底。在酒樓飯店茶肆之外,更有燈船畫舫可供飲宴遊樂,真是一派盛世升平景象。繡品對這些的描摹,可以說細膩入微。《姑蘇繁華圖》的繡制,實際上是蘇繡藝人在自己繡藝百年輝煌發展的基礎上,一次充滿了盛世精神的全景式的浩大總結。作品完成後,《蘇繡漫話》的作者林錫旦先生面對它百感交集,欣然命筆以贊:

巨幅繡屏《姑蘇繁華圖》之絲光線色竟勝畫卷,是以五言俚句歌贊之——「姑蘇繁華圖,昔日滋生情,盛世今又是,繡出更精神。高橋倚綠浪,水紋波粼粼;山塘隱虎丘,山遠石痕痕;青樹花帶露,粉牆瓦比鱗;閶胥萬年橋,城牆好齊整;四方聚百貨,萬戶重千楹;商賈如流水,舟楫似行雲;彩線添光澤,金針化墨韻;疏處可走馬,密則難插針;絲理順自如,平齊見均勻;精細兮雅潔,巨幅大繡屏;大師顧文霞,卓識指導勤;長卷傳千古,蘇繡揚美名。」

 

 



西施
規格:
27×58×64cm(雙面全異繡立體屏風)

設計:黃淬鋒

刺繡:饒碧友

出品:湖南省湘繡研究所


    雙面全異繡是刺繡工藝在雙面繡基礎上的新發展,它在同一繡料上,正反兩面繡出構圖、色彩、針法均不相同的物象,從而形成不同意境。雙面全異繡的工藝特點極其複雜。

《西施》著力表現了絕代美人西施的清純與秀美。繡品一面的越溪浣紗,西施的清純令我們感歎:淺衣綠裙在依依揚柳中分外亮麗,茸茸粉面,豔豔紅唇,白皙凝脂的手臂上下飛舞,牽動了十裏溪水白花漣漪銀葉田田,這一刻,滿溪漂洗著長練如卷的浣紗,映襯著純真無邪的西子姑娘。黛綠、淡綠、鵝黃、淺紅、飄渺紗柳構織的畫面,令人陶醉。繡品另一面,腥紅繁複宮廷裝飾的畫面裏,顰蹙娥眉的西子,眉宇間的那一絲哀怨,也更映襯出她清純照人的情懷。一個絕代美人由此和盤托出。這裏,人爲器具刻劃的細膩與匠心刻意,與溪邊土坡柳樹的隨意與略具樊籬,構成審美感受上的巨大落差。作品正是以這種情境描寫,烘托人物心態同時也影響欣賞者心態。繡藝上,這幅全異繡繁複無比,異得全面而徹底。我曾見過饒碧友女士刺繡這幅作品時的繡稿,上面正反兩面勾滿了代表不同輪廓的紅綠線條,它們重疊相交,由於繡稿底料透明,正反形象的線條只能以顔色區別,紅綠疊在一起,要清理各自的輪廓已屬不易,而饒碧友女士還要在這上面幾乎同時繡出兩面的不同物象來。面對這萬縷千頭的線條,刺繡者以她超乎尋常的心智和藝術感悟能力,在上面一點一滴一絲一縷進行卓絕的藝術創造。因此,1982年,湖南省湘繡研究所的另一位刺繡者彭劍淳在加拿大多倫多進行全異繡表演時,來自美國波士頓的美國畫家傑克·史密斯整整看了兩個小時,然後對此發出了由衷的感歎:我怎麽也想象不出人類還能創造出這樣的魔術般的藝術。

在一些雙面全異繡名作如《望月》等不斷重復生産之時,《西施》迄今爲止僅僅繡制了這一張,這是罕見的例外,這是它珍貴和技藝難度極高的原因之一。

                     



黑銅觀音

規格:20×36.5×55.5cm(雙面繡立體屏風)

刺繡:蘇州刺繡總廠


    作品原作爲一尊銅鑄觀音的攝影,其用光處理頗具匠心,聚焦於觀音眉目的清晰高光,與散佈於其他部位柔和朦朧的餘光,對立而又統一地刻劃了觀音專注、慈詳兼睿智的神情,表現了這位集人性和神性于一身的菩薩的固有特質。而作品的最大魅力在於,這是一張刺繡作品。完全由針線繡制織就的畫面,卻令人驚奇地表現出青銅的質感,光斑鏽迹,硬朗如真,柔軟的線,硬朗的鐵,在這裏有了完美的融合。這是刺繡表現力神奇和精彩的亮相。

第二,也是在這種銅濤鐵鑄的造型中,作品還出神地表現了觀音菩薩特有的女性秀美,和這種秀美中透露出來的慈悲德行,這又是一種剛柔的結合。再加上眉目和唇齒間隱隱讓人感覺到的細微變化所傳達的智慧感。

從繡藝特點上看,作品僅僅使用了直摻針、斜摻針(套針)、以及平針、齊針等少數幾種傳統針法,然而其施針用線和色階過渡,卻達到了高度自如,爛熟於心的程度:精細處(如眉目、嘴角)細微刻劃,朦朧處紋絲不亂,只是以色線和輪廓的過渡,來打造朦朧與模糊。個別地方,如鬢角發梢和耳垂,刻劃的精細與微妙,你甚至可以觸摸感覺青銅造像質感上特有的光滑和銅銹。作品顯現了刺繡者純熟的藝術修養和高度的藝術匠心。而整幅作品暖色調的背景與冷色調的青銅像也構成一種統一而富於變化的組合中,這既是原作(攝影)的藝術創造魅力,更是刺繡創造出的獨有魅力。整幅作品天衣無縫,一氣呵成,給人以完整、完善乃至完美的藝術感受與享受。

值得指出,這是一張佚名者作品。作者可能就是一個知名的刺繡藝人,也可能是一個不太知名的刺繡藝人。但從這張刺繡品所能達到的藝術境界看,它無疑是中國當代刺繡史上出衆的傑作。這說明,在中國刺繡這塊民間藝術天地裏,的確滋華蘊秀、隱鳳藏龍。 
   

 龍紋繡

   

規格:20×24.5cm×12(冊頁)

原作:1972年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物

複製:蘇州中國蘇繡藝術博物館顧文霞工作室

複製年代:1990年代


    1972
年,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了一批極具有藝術文化價值的帛畫、漆器、絲織品和刺繡品。以繡地和圖案作別有六種,分別爲信期繡、長壽繡、乘雲繡、茱萸紋繡、方棋紋繡和雲紋繡。

 

信期繡

 

 長壽繡

 

乘雲繡

茱萸紋繡

 

信期繡。花紋圖案單元較小,內容爲穗狀流雲形的燕子和卷枝花草,用朱紅、淺棕紅、深綠、深藍、黃等顔色絲線繡成,針腳長0.1-0.2釐米。信期繡是隨墓出土的《遣策》中記載的名字。這是一種變形燕子,燕子爲候鳥,每年總是信期歸來,故稱信期繡。信期繡線條細密,做工精巧,針法細膩流暢,是當時的高級刺繡珍品。據記載,當時一匹信期繡的價錢在萬錢以上,價比黃金。

 

 

信期繡

 

乘雲繡與長壽繡。乘雲繡圖案的主要內容爲帶有若干朱紅(紫灰)、淺棕紅(棕)、橄欖綠(草綠)三色葉瓣的淺綠色雲紋。中央有帶眼狀的桃形花紋,構成隱約可見的神獸頭部。這種飛光溢彩的祥雲神獸,稱乘雲繡。長壽繡的圖案也爲變形的鳥狀和怪獸圖形。這兩種圖案花紋,單元大,爲信期倍3倍左右。這些鳥紋和獸紋,加上成束的卷草、成叢的簇環,旋轉的雲渦,構成一個無限神奇的天上人間的境界,展示了二千一百年前楚地刺繡藝術成熟繁華的景象。複製品忠實於原作,以精湛的繡藝,再現了原作風采。

            

長壽繡

 

 

飲虎

1982年獲中國工藝美術百花獎金杯獎,1986年入選中國工藝美術國家珍品。)

規格:115×60cm

原作設計:邵春林

原作刺繡:吳淑蘭

創作年代:1981

複製:劉愛雲

複製刺繡:彭劍淳

複製年代:1994

 

「湘繡虎」之能名譽海外,貴在由幾代湘繡藝人在針法上的不斷的試鍊與摸索,最後由余振輝集其大成而成就的鬅毛針

鬅毛針相對於平面繡法的橡皮老虎,有著質感表現上的突破。鬅毛針的刺繡方法是,在摻針繡法的基礎上,嘗試變換施針方法,使針聚散狀地撐開,撐開的一頭用線粗一點、疏一點,另一頭則密一點、細一點,把線藏起來。這樣的作法,就使人感覺到這種線像真毛一樣,一頭似乎長進了肉裏,一頭卻鬅了起來。用鬅毛針刺繡的虎毛,既有毛的質感,又隱隱現現斑紋,生動自然多了。隨著不斷的深入研究,藝師們在鬅毛針以外,結合以旋紋針、回游針、平遊針、花遊針、齊毛針、混針、牽針、柳針等數十種針法,參差穿插,靈活運用,使虎眼的神、虎鬚的勁、斑毛的質感、爪牙的動態,生動地再現。用線上,也由原來粗線的每根4開,逐步分細,直到每根200開左右。該粗獷的地方,力求粗獷,使其有鬅毛蓬鬆之感,細膩的地方,又不厭其細,使人難以看出每根毛路的針腳。

虎毛極其光澤,色彩異常豐富。爲了達到這種效果,刺繡時,藝人們還用濃、淡、粗、細的各色絲線,大膽鋪底。粗看,這樣做似乎很不統一,但經過層層加繡以後,就可以逐步地統一起來。統一時並可以有意留下一些原來的底子。這樣,在毛的粗細疏密布局上,就有表裏、有層次、有聚散、有深淺,色彩上也能夠變化中求統一,統一中有變化,繡出的老虎就鬅毛光澤柔軟,色彩斑斕。

老虎最傳神的地方是眼睛。繡畫裏的老虎活不活,這是關鍵所在。爲了很好表現虎眼水晶球體的澄明透亮,余振輝嘗試採用一種旋遊針法,適當地運用絲線的光澤反射,使虎眼炯炯發光。一隻小小的眼睛,往往用杏黃、秋黃、麻黃、黃灰、墨綠、深藍、棕、黑、白、紅等十多種彩線,而其中每種彩線的色階加起來,又有近25種之多。如此變幻衆多的色彩,採用旋遊針法入繡,利用絲線反光,虎眼就産生了一種旋動感,無論人站在何處,恕目圓睜的虎眼總跟隨著觀眾,咄咄逼人,具有一種特殊的藝術魅力。

湘繡鬅毛針獅虎,借助獨有的鬅毛針法,把獅虎的神威韻味,帶到了許多的地方。隨著不少刺繡藝師的故去,湘繡鬅毛針法的傳承,也遭遇了危機。2001年,鬅毛針曾被列爲湖南省亟待搶救的十大傳統工藝之首。

蘇繡貓的歷史,有實物可考的是南京博物院藏的〈耄耋延年〉,作于清道光年間。沈壽南通弟子施宗淑也繡過〈三貓圖〉,同時代金靜芬也繡過〈貓嬉圖〉,參加1915年馬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這說明蘇繡貓早己有之。當蘇繡貓在1956年初見成效後,蘇州特地請北京畫貓專家曹克家來蘇州指導,並組織盛景雲、柳金燕、徐志慧、顧文霞、余福臻、楊家琳拜其爲師。繪畫設計人員盛景雲專職創作小貓繡稿,有〈盛景雲繡貓〉一冊。有一時期還成立繡貓研究小組,畫貓的與繡貓的在一起共同探討。1962年共繡了八十多幅小貓,一銷而空。蘇繡貓成爲解放後創新的著名作品,從〈月季小貓〉、〈波斯貓〉、〈白貓戲螳螂〉,發展爲採用攝影照片〈沙發雙貓〉、〈三貓〉、〈地毯雙貓〉等爲繡稿的蘇繡貓,形成了蘇繡貓系列名品。

繡貓,最重要的細小部位都是花了大功夫的。就拿簡單的貓耳來說,邊上的一條耳廓,是以繡線一至二絲,用接針(短針先後銜接邊緣進行)繡出的,再由淡到深,分層用接針繡上。耳廓處用色略淡,排針漸稀,使之有輕飄感。通過交叉線,反映出毛絲的層次,用色彩和絲縷反映凹凸、深淺的耳朵內外層。畫龍點睛,繡貓眼是精華所在。藝人們根據貓眼瞳孔受光部位的不同色彩,先用二十多種顔色的絲線,運用集套針(以排針稀密整齊的刺繡線條,分皮順序進行,由後皮線條嵌入前皮線條中間,絲絲相夾,每一針針迹都對著圓心,每套進一皮排稀一針,越到中心藏針越多),換針換線向圓心套繡,線絨纖細,色彩豐富和諧,貓眼灼灼有光,呈現水晶體眼球的質光感,因而傳神逼真,把小貓繡活了。

                    

    

攬鏡自照

規格:17×37×49cm(雙面繡立體屏風)

刺繡:蘇州顧文霞工作室

年代:1990年代

〈攬鏡自照〉是極具巧思的設計構圖,因鏡子的加入,使畫面同時呈現出小貓的正面與背面,加上作品以雙面繡繡成,繡師深厚的繡貓功力可見一斑。作品透過鏡屏的轉動,空間感延伸出極富趣味的戲劇張力。

 

規格:30×134×84cm(雙面繡立體屏風)

刺繡:湖南省湘繡研究所

繡稿以工筆花鳥形式表現朦朧月色或白色晨曦中的池塘,白霧輕妙地籠罩下,荷塘裏紅白荷花競相吐蕊開放,大片的綠荷,更使畫面充滿安謐感。在這一片安謐中,一枝帶露含羞的花苞上,立著一種歇晨的翠鳥,在這萬籟俱寂的神秘黎明,帶來了更充沛的生命活力和蓬勃氣息。作品的意境十分傳神的。

作品以湘繡傳統平針、摻針繡成,其最動人處,在於以細于毫髮的平針蒙針所打扮的朦朧境界,針痕線迹一如水波,飄蕩間慢慢趨於平復,以至蹤影不見,令人驚異刺繡的微妙和細膩。

 

金魚

規格:81×34×117cm(雙面繡立體屏風)

設計:黃淬鋒

刺繡:饒碧友

年代:1994

 

作品的設計十分講究。畫面裏的兩條金魚,設計者幾乎是窮神極態地運用透視關係,把一正一側遊動的兩條金魚的頭、身、尾的各個部份,作了淋漓盡致的展現。側面一尾,頭尾的擺動幾乎全面水平地展現于觀衆面前,尾翼的折疊飄遊,幾乎伸手可捫;而正面一尾其尾部的飄動,則是縱深透視下的視角,尾冀緩緩地向畫面深處舒擺。在各種湘繡針法摻針、平針、鱗針、牽遊針的刺繡下,兩條金魚悠遊嬉戲,水草飄動搖曳,金魚眼睛浮凸有神,鱗片閃光逼真,頭尾若隱若現。細看繁複轉折擺動的尾巴,更繡得飄飄曳曳,生動入神。這是用一根絲線的四十分之一,直徑不到0.1毫米的細絲,照尾紋精心繡出的,飄蕩間以至於隱沒,使觀者同時襲上一股清新的涼意來。

雙面全異繡

雙面全異繡是刺繡工藝在雙面繡基礎上的新發展,它在同一繡料上,正反兩面繡出構圖、色彩、針法均不相同的物象,從而形成不同意境。

雙面全異繡的工藝特點極其複雜。首先是繡稿設計,全異繡在透明的薄綃上施繡,要求外輪廓完全吻合,在相同的整體外形下,設計不同畫面內容,還要適應針法、繡法的可行性,技術途徑小,難度大。作爲藝術,全異繡也不能只盲目追求畫面的變異,把風馬牛不相及的事物強拉硬扯地拼湊在一起。它的藝術形式的要求,恰如中國古典對聯,兩聯之間既求互相對仗,又要相輔相成,在對立統一中表現矛盾與波折,從而産生強烈的藝術魅力。因而它對設計的要求是相當高的。

全異繡在刺繡技術上的創造點是精微的藏針隱線工藝。全異繡兩面形象各別,線條的變化,妍媸的差異,在於分毫之間,稍有不當則失之千里。高難度的工藝要求,非特別精湛的技藝無法勝任。施針刺繡上,也方法各異,或來勢有別,或色調懸殊,或厚薄不同,都要做到線隱針藏,精密妥貼。用於全異繡的刺繡絲線,細於頭髮直徑的四分之一,線條藏入繡件另一面,其線段不長於五分之一毫米,成爲極微小的點狀,肉眼難以分辨,才能取得天衣無縫的隱線效果。而且,這種藏針隱線的技術操作,有時還須在繡品的背面,在不可視狀況下,靠心手神會進行,可見技藝要求之高。因此,雙面全異繡于1978年創造成功,就被譽爲超級繡品

 

                        

望月

規格:23×53.3×90cm(全異繡立體屏風)

原作設計:黃淬鋒

刺繡:王玉輝

創作年代:1982年,1986年入選中國工藝美術國家珍品

複製年代:1990年代

 

〈望月〉爲湘繡雙面全異繡的代表性作品。〈望月〉以李白〈玉階怨〉詩:「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立意構思。繡屏一面,但見佳人佇立的側影,透過玲瓏輕簾,仰望中天明月,憂思飄渺;繡屏另一面,水晶簾籠罩之下,依稀透出麗人面容,顰笑間哀怨漾蕩,使人明確領略畫中人久待不來的懷人之怨。

 

                     

上山虎下山獅

規格:15.5×32×56cm(全異繡立體屏風)

設計:邵春林

刺繡:湖南省湘繡研究所

年代:1982

 

作品中我們看到,上山虎的頭部,其背面則爲下山獅的屁股,其突出的部分,正好用一欉松枝遮擋,而下山獅的伸腳處,上山虎則用一塊方石替代,這樣,在山石外形基本一致上,裏面盡可能地有了變化。

全異繡的特點在藏針隱線工藝。湖南省湘繡研究所的藝師們,從1978年率先開展了這一研究,僅用3年時間就創造了多種多樣的隱線方法和施針程式,形成了一整套的獨特技藝。此作品以湘繡獨特的鬅毛針法入繡,其藏針隱線的難度更大更複雜。

 

  

   

 

繡陳枚月曼清遊圖冊四幅

規格:32×33cm×4

原作:(清)陳枚

刺繡:盧門建英繡莊

年代:1990年代

    陳枚,清宮廷畫家。擅畫人物,技法上吸取西洋畫透視法,風格清秀工細。〈月曼清遊圖冊〉描繪的是宮廷嬪妃們一年十二月的深宮生活。四幅作品分別是四月庭院觀花、六月碧池採蓮、十一月圍爐博古及十二月的踏雪尋詩。松竹梨花,庭院假山間,衆多仕女或坐或立或行,其間或對話,或私語,日常生活情態描摹細膩;界尺畫繪就的樓閣亭台透視準確,反映了清代宮廷仕女畫的典型風貌。繡品運用蘇繡平繡針法的平套、散套、齊針繡來,通幅使用滿繡,佈滿色絲而不露針痕,讓人莫辨爲畫爲繡。

 

繡陳白一騰飛圖

規格:38×38cm

原作:陳白一

刺繡:蘇州盧門建英繡莊

年代:1990年代

繡稿原作爲湖南當代著名畫家陳白一所作。陳白一,擅長工筆人物。其工筆畫造型謹嚴,渲染細膩,設色集巨麗,畫面繁複而生動。晚年開始作寫意畫,其寫意畫多作狂草筆,奔放不羈,再以細筆勾勒人物,構成粗與細,放與收的對比。作品以古代傳說中的神龍騰飛之狀,背上坐一哪叱模樣的小童,極寫當代中國變化圖景,筆墨奔放中顯飄逸,大氣中呈秀麗。繡品以平繡針法表現了作品的筆墨情趣,尤小童眼睛和題款書法,繡來格外傳神,有力舉千鈞之概。

                      

繡曾后希夜宴圖

規格:80×147cm

原作:曾后希

刺繡:蘇州盧門建英繡莊

年代:1995  

原作現藏台北國賓飯店。作品爲現代人物刺繡集大成之作,場面宏大,富麗莊重,畫面熱鬧繁歡,表現宮廷樂伎歌舞宴飲情景。畫面人物衆多,數十宮廷樂伎,在雕梁畫棟、石山風竹、帳幃擺設中逶迤,或歌或舞,或飲或樂,或陶醉或微熏,或羞澀或親昵,或飄逸或持重了於懷觴交錯間,流連穿梭而刻劃一絲不亂,顯示了極高的人物刻劃和構圖技巧。

刺繡上,多種刺繡人物、風景的蘇繡針法如平套、散套、齊針、戧針、摻針以及條紋繡的切針,細膩傳神地表達出原作熱鬧繁歡、曲盡其妙的神韻。整個作品由數位繡師費時兩年繡成,看上去卻一氣呵成,天衣無縫;端詳間,甚至有笙歌舞曲耳畔環繞之感。光照下,絲線造成的縷縷反光感,甚至較原畫更能傳達出富貴奢華的感覺。


                                               

白孔雀

規格:123.5×61.5cm

刺繡:蘇州刺繡研究所

年代:1993

 

作品高雅而古意盎然。在煙色繡底上,一孔雀傲立于危岩之上,臨淵而姿態優雅,羽毛潔白潤澤,孤清高潔之態可掬,到回頭顧盼的神情,逶迤而下的羽尾,在危岩的襯映下,更是高標獨出。作品以蘇繡平繡,條紋繡多種刺繡針法繡成,如平繡的齊針、正戧、平套、散套、集套、摻針、施針以及條紋繡的接針、切針等十多種新法均靈活運用在刺繡中,使繡出的白孔雀在羽骨的簇領下,羽球質感輕盈而斑斕,羽毛飄逸而絲縷不亂,透明處尚隱現後面的紅色危岩。

                      

金銀九龍鼎

規格:73×66cm

原作:作者不詳

刺繡:粵繡

年代:1990年代

粵繡發源很早。明末清初人屈大均所著〈廣東新語·鳥服條〉記載:「有以孔雀毛績爲線縷,經繡譜子及雲章袖口,金翠奪目,亦可愛。其毛多買於番舶。」這說明當時廣東已有一個自成系統的刺繡。朱啓鈐〈存素堂絲繡錄〉著錄明粵繡博古圖民間:「鋪針細於毫芒,下筆不忘規矩,器之龠名,紋之隱顯,以馬毛纏絨作勒線,從而鈎勒之,輪廓花紋,自然工整。」粵繡可能創始於少數民族,與黎族織錦同源,因而在用線方面形成與衆不同的特點。

清末粵繡大量行銷內地,實用品如舞臺裝飾、戲袍、堂彩多畫雲龍、鳳凰、麒麟、獅子之類,欣賞品如喜壽屏幛,多畫福祿三星八仙飄海二龍戲珠龍鳳朝陽老萊戲綵麻姑獻壽之類,寓意吉祥華貴。繡法有肉入針、金夾繡、平金等。用線上,除孔雀毛編織在絲繡纖維間是屬精品,凡可以代替絲線而美觀耐用的線種,無不採用。施針簡單,針腳長短不齊,在不齊之處,又習慣用金線圍繞,掩蔽。所用絨線,劈線粗松,針紋重疊隆起,金碧輝煌,大紅大綠,反光效果好,炫耀人眼。實用裝飾適宜渲染歡樂熱鬧氣氛。內容中有一些很巧妙地表現了百姓熟悉喜愛的故事與題材,擁有一定的群衆基礎。粵繡的一個獨特現象,是繡工多爲男子,繡制大件時,繡工時站著手執長針施繡的。

〈花開富貴〉正好具有這種獨特的民俗民間風格。作品以中國畫折枝花形式和現代設計打散構成方法構圖,青瓷花瓶似的色彩,琳琅滿目的散花擺佈,盤金針繡的刺繡方法,都在打扮獨具的粵繡地方特色。

〈蓮塘〉則在深藍和深紅的底料上,以平繡和墊繡繡制了打散構成的折枝散花卉菊花等圖案,以白、蘭、橙、綠等色彩相間,花葉大小穿插,構成色彩斑斕、琳琅滿目的感覺。

〈金銀九龍鼎〉爲潮繡挂屏。潮繡由明末清初的薄浮墊發展到現代的厚浮墊,它在繡底上墊棉絮具有立體效果。又在浮墊上釘金,金碧輝煌,華麗奪目。作品造型飽滿,七龍奪珠雙龍作耳,獅頭三足鼎立,鼎蓋獅子滾繡球,形象生動,穿插自如,繡底中穿雲托浪,玲瓏剔透。

 

 

繡清孫克弘百花圖

規格:18.5×438cm

原作:(清)孫克弘

刺繡:蘇州盧門建英繡莊

年代:1996

作品以折枝花方式將十多種花卉集於一卷圖幅上。折枝花爲花鳥畫的一種表現形式,起始于中晚唐花鳥畫創作。它畫花卉不畫全枝,只畫連枝折下來的部分,將可意宜人的花枝,突出呈現於觀者面前,折枝以外,盡爲空白,花從意生,從筆成,像特寫鏡頭,但仍於自然界保持有機聯繫,天趣猶存。從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一些蘇繡針法的基本表現方法。如山茶花,用散套繡制的單瓣複瓣,瓣絲不顯,紅花深淺相間,十分得體。白梅則姿態正側俯仰,怒放含苞都很幽美,清香飄逸。用散套針按蘭花葉脈長勢繡制的蘭葉,婀娜秀美,柔美中不乏剛勁,而花蕊的點針,使其蕊子厚實飽滿,與蘭葉形成對比。菊花則盡力刻劃花瓣,多種直針、平針和散套的纏繡,使長短寬窄不等的花瓣,或整齊或參差,稀密隱顯,俯仰得宜。把手卷花卉繡面一一把玩,我們可以看出,花朵的向背、高下、輕盈互偎的姿態,花瓣的正反、合放、捲曲和舒展等形態,都是根據它們的形態來確定絲縷的方向的。即使花蕊,也要根據花的品種分別刺繡針法,如梅花蕊用打子,月季牡丹用纏針,花蕊的莖則用接針或滾針。其間的書法刺繡也堪稱佳妙。

 

                    

 

繡韓美林動物圖

規格:35×37cm

原作:韓美林

刺繡:湖南省湘繡研究所

年代:1995

 

 

韓美林爲當代著名畫家,其筆下動物,以中國水墨畫特有的色墨浸潤和筆情墨趣,誇張變形地強化了動物的特徵和神韻,形成了獨有的藝術語言和形式,深受人們喜愛。由多種湘繡針法摻針,毛針甚至鬅毛針刺繡的作品,某種程度上更強化了原作的筆情墨趣,使水墨彩墨浸潤的效果更細膩更微妙。毛茸茸可愛的浸潤,細逸的線條和厚實色塊對比,經針線處理而更具裝飾性和現代感。

 

繡小孩與海豚

規格:28×32.5cm

原作:(義大利)達芬奇

刺繡:余福臻

年代:1995



繡竇加浴女

規格:28×28cm

原作:(法)竇加

刺繡:蘇州盧門建英繡莊

年代:1995


竇加(1834-1917)爲法國印象派畫家,曾熱衷於安格爾畫派風格,其素描技巧純熟精練,能藉著掌握物件動作的瞬間,將流暢的線條飛快地表現於畫布上,作品保存了法國近代生活斷片,繪畫題材主要爲芭蕾舞女、賽馬和洗浴女人三大類。後期他畫的洗浴女人,構圖大膽,但畫面顯得不夠完整。如畫家要表現的只是浴女奇形怪狀的扭曲的身體,因而有人認爲,他的浴女好像是人們從鑰匙孔裏看到的樣子,也就是有一種偷窺之味。作品正是有這一特徵。一位婦女正站在腳盆裏洗澡,從簡陋的洗浴方式,淩亂的房間和女子健壯的身軀,可以斷定是一個下層勞動婦女,畫面筆觸明確。繡品以蘇繡平針、散套等針法繡成,迹滅針線卻保留和強化了原作粗獷的筆觸和色彩效果。

 

 

繡克林姆吻

規格:57×33.5cm

原作:(奧地利)克林姆

刺繡:湖南省湘繡研究所

年代:1990年代

克林姆(1862-1918),奧地利分離主義畫派領袖,其作品具有強烈的象徵性和裝飾性,其璀璨華麗風格,象徵奧匈帝國的最後奢華,作品常常強烈地暗示性欲的主題。

吻爲克裏姆代表作之一。繡品活潑而富有生命活力的金色背景下,一對戀人正在地毯般柔軟的草地上擁吻。男人的手輕柔地捧起女人的臉,女人左手撫摸男人右手,另外一隻手則勾抱男人的脖子。作品相容了克裏姆兩個不斷重復的主題:濃重而神聖的金黃色和強烈的情欲。作品裏,女人柔順地依偎在男人懷中,向他獻上誘人的櫻唇。男人的衣服以陽剛性的直角呈現,女人的衣服則用滑順的圓形線條和色彩繽紛的鮮花作裝飾,以代表接吻中兩性不同特徵。繡稿原作的裝飾風格,爲刺繡的針法處理提供了廣闊的用武之地。以多種湘繡傳統針法入繡的繡品,草地、背景、衣紋均繡得繽紛多彩,與偏於作品上部略顯單體柔和的人物臉部形成了鮮明而微妙的對比。此外,刺繡者在色彩處理上,給克林姆最喜愛的金黃色,通體罩上了一層淺綠,也使作品的奢華靡麗而變爲素樸的怡人之綠。某種程度上更契合人的審美需求。

 

延伸閱讀
刺繡主題素材包-奇針藝繡